当前位置: 主页 > 财经 > 财经新闻 >

纠结的粮食收储:产量大县农民卖粮多数只能靠经纪人

  2018-02-07     来源: 环球经济报道

【等深线】纠结粮食收储:产量大县有农民粮食难以直卖中储粮 《等深线》记者 李超 舒兰 长春报道 2017年12月13日,吉林省舒兰市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雪中,气温降至入冬以来最低点零下二十七度,阳光耀眼,但路面上的雪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长久以来,舒兰都是

环球经济报道(globebiznews.com)讯:

  【等深线】“纠结”粮食收储:产量大县有农民粮食难以直卖中储粮

  《等深线》记者 李超 舒兰 长春报道

  2017年12月13日,吉林省舒兰市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雪中,气温降至入冬以来最低点——零下二十七度,阳光耀眼,但路面上的雪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长久以来,舒兰都是吉林这个粮食主产区的产粮大县,种粮——卖粮,是当地农民最重要的营生之一。不过,《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当地存在农民很难将粮食直接卖入中储粮基层粮库的情况,不少农民通过粮食经纪人实现卖粮。

  由于国家执行保护种粮积极性的政策,因此,作为收储制度的执行者,中储粮以最低保护价,收购粮食。而中储粮的收购价,往往高于市场。且中储粮过去奉行“应收尽收、敞开收购”的原则。

  作为中间商出现的粮食经纪人,以较低的市场价格从农民手中收到粮食,再以高于市场的价格,将粮食卖予中储粮,从中获利。

  如此利益格局下,粮食经纪人逐步坐大。中储粮人士向《等深线》粗略估算认为,在舒兰收储的粮食中,九成粮食,由经纪人送来。

  与此同时,出于对国家储备粮食安全和质量的考虑,国家要求对收储场所进行严格评估,只有评估合格符合标准的仓库,才能进行收储。且须由中储粮、农业发展银行和当地粮食局三方共同确定,这在一定程度上,放慢了粮食收储的进度。

  舒兰样本的典型意义在于,政策性、公益性的粮食收储制度,与市场化的粮食经纪人如何匹配,而在其背后,是“国家粮食安全”成本在企业、市场、农民之间如何分担的问题。毕竟在全球粮食大循环的背景下,中国粮食收储制度如何在国家粮食安全的总目标化更具市场化与效率,仍是一个十分重大且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

  拖了四年的卖粮款

  在东北,粮食经纪人已经成为向粮库卖粮的主力军。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农民想要直接卖粮给粮库。一场粮食购销系统的市场化尝试于无声中在民间迅速扩散开来。这种尝试,在相当大程度上提供了一个粮食供销的新可能,不过,与新生事物伴生,总有麻烦到来,购销体系多出一个第三方之后,粮款纠纷的问题出现了。

  2017年12月13日早晨,54岁的李桂芝从舒兰市松花江米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松花江米业”)的办公楼走出来,她双手揣在袖子里,小心翼翼地走在结冰的路面上。这一次,她又没要到钱。

  “徐荣(松花江米业原法人,实际控制人)没在家,出去找钱了。他姑爷(闺女女婿)说现在没钱,又给不了卖粮款。”李桂芝眉头紧锁,把手使劲向衣袖中揣了揣,给等在外面同样被拖欠卖粮款人们说到。

  “我们也知道,粮食卖给个人有风险,但是近年来,我们曾几次试图到附近的国有粮库卖粮,但都未成功,后来不得不选择卖给信誉较差的加工厂或者贩子。”李桂芝向《等深线》记者说道。

  从2013年冬至今,徐荣拖欠李桂芝家13.44万元的卖粮款已经4年。2015年1月时,双方曾在舒兰市人民法院法院调解,达成协议,约定当月30日前,一次性付清这笔水稻款。

  徐荣自称,大约拖欠100户农民卖粮款,总共700多万。其他被拖欠粮款的农民也收到了同样的调解。但卖粮款至今未兑现。

  松花江米业成立于2010年,徐荣任法人,2014年变更为其子徐志军。企业经营范围为玉米、水稻收购和大米生产销售。

  在附近的群众看来,过去,徐荣的生意一直做得很好,诚实守信,在本地也是小有名气。

  在舒兰,多数加工厂的资金实力有限,难以实现“一手交钱、一手交粮”,往往收购农民的稻谷后,等加工成大米销售回款后,才能向农民支付卖粮款。但谁也不曾想到,2014年末的那场交易,会成为拖累他们生活的开始。

  危机源于2013年,当时,徐荣有300多万资金,但他想扩建厂区,那需要2000多万资金。为筹集资金,徐荣赊购了溪河镇、白旗镇等多个村农民的稻谷,在将大米卖出后,徐荣挪用了本该付给农民的钱。

  按徐荣的计划,工厂建好后,很快可以从银行贷出款来,然后还给农民。但就在厂区和办公楼建好后,启动贷款程序的时候,信贷员因违规操作被问责,贷款一事因此搁浅。

  之后,徐荣曾找过其他银行贷款,但因授信额度问题未果。徐荣也找过多位朋友借款、融资,均未成功。至今,徐荣仍奔波在找投资者的路上。

  而另一方面,因未履行2015年1月法院调解书约定的还款义务,松花江米业被欠款的农民申请了强制执行。

  但2015年11月,舒兰市人民法院下发的执行裁定书称“暂无可执行财产”。

  对此,农民表示不理解:“为什么没有财产可执行?办公楼和设备都在那里摆着呢?”

  据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显示,2017年1月,舒兰市人民法院对舒兰松花江米业等徐荣实际控制的资产进行拍卖,但该拍卖最后显示流拍。

  《等深线》记者向负责此案的舒兰市人民法院法官李玉成了解情况时,被告知“案件还在执行中,不方便透露更多信息”。

  过去四年里,被欠款的农民曾多次前往法院,但问题始终未能解决。

  有农民粮食难以直接卖入中储粮

  舒兰,源于满语,意为“果实”。舒兰市,是全国商品粮基地县之一。中储粮方面提供的信息显示:舒兰是优质水稻核心主产区,水稻年产量在45万吨左右。

  为保护农民利益,防止“谷贱伤农”,国家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

  2015年11月,国家粮食局印发的《粮食收购资金筹集和兑付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各省级粮食局以及中储粮等粮食收储部门,要严格遵守“五要五不准”粮食收购守则:“要敞开收购,随到随收,不准折腾农民;要公平定等,准确计量,不准克扣农民;要依质论价,优质优价,不准坑害农民;要现款结算,不打白条,不准算计农民;要优质服务,排忧解难,不准怠慢农民”。

  但被欠下粮款的李桂芝却告诉记者:“我们根本不知道国有粮库啥时候开库,去了不是不收,就是收满了,最后我们不得不卖给粮食经纪人或者加工厂”。

  而中储粮方面表示,他们已通过吉林省粮食局网站、吉林日报等,发布相关收购政策,同时有人民网、搜狐网等多家媒体进行转载。

  《等深线》记者获取的音像资料显示,2015年11月份,在当地卖稻谷的高峰期,溪河镇农民张建国拉着一拖拉机斗水稻,去中储粮白旗分库等5个粮库卖粮,最终未能成功。粮库方面给出了各种理由和解释。

  根据2015年年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吉林省水稻最低收购价执行时间为2015年10月10日至2016年2月29日。按规定,吉林市执行水稻最低收购价期间应该敞开收购。

  时间回到2017年,国家粮食局批复:从2017年11月24日起在吉林省启动2017年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最低收购价1.5元/斤(三等稻)。

  吉林省在2017年11月初,公布了舒兰市第一批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收储库点9家。

  中储粮吉林分公司表示:根据市场价格监测情况和相关工作程序,12月7日,舒兰直属库辖区正式启动最低保护价收购,政策执行期截止到明年2月末。

  12月12日起,《等深线》记者跟随几位农民走了8个执行最低收购价的收储粮库。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莲花粮库、平安粮库、白旗粮库和舒兰粮库四家中储粮舒兰直属库分库称仓库已满,完成收储,不再收储。

白旗粮库称仓库已满,完成了收储任务。白旗粮库称仓库已满,完成了收储任务。 《等深线》记者 李超 摄影

  《等深线》记者调查发现,四家分库均在12月7日前完成了轮换粮的收储,并停止了所有收储活动,包括执行稻谷最低收购价收储。

  “按照国家有关预案规定,只有在市场粮价低于1.5元/斤的时候才启动最低收购价。”中储粮舒兰直属库主任王金柱称,“在启动最低保护价前,舒兰直属库以及分库开展中央储备稻谷轮换收购,其价格在1.5元/斤以上。”

  不过,农民反映的情况是,信息未能及时获悉。

  “我们距离白旗只有5公里左右,11下旬,当我们听说开库收水稻的时候,再来问,已经满仓不收了,前后一共收了20天左右”,张建国称。

  记者采访期间,法特粮库、吉舒粮库、天德粮库这三家地方性国有粮库,均称还没有开始收粮,粮库领导正在向上级申请。直到12月20日,上述粮库开始收储。

  中储粮吉林分公司12月26日在接受《等深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有关文件要求,正式开秤收购前必须对仓房验收情况进行确认,并经过一定程序,所以在12月20日上述地方国有粮库开始正式挂牌收购。

多个粮库宣称已经完成收储任务。多个粮库宣称已经完成收储任务。 《等深线》记者 李超 摄影

  “因为储存等原因,11月份和12月初,是农民卖稻子的高峰期,12月20日才开始收,老百姓因为等不起,多数稻子都便宜卖给粮食经纪人,此时仓库开库就是粮食经纪人送来的了吧,最终获益的是粮食经纪人。”张建国表示。

  位于水曲柳镇的舒兰直属库是舒兰市规模最大的粮库。《等深线》记者调查期间,只有舒兰直属库在收稻谷。

  中储粮舒兰直属库的工作人员告诉农民,开农用车来卖粮需要领导批准,另外现在收储的是三等以下稻谷,如果品质高于三等也是按三等的价格算,最高1.48元/斤。

  “品级好的不如卖给加工厂”,上述工作人员劝说道。

  对此,王金柱也表示,出米率高的话,加工厂的收购价的确比我们的价高。《等深线》记者询问了舒兰当地的权禾米业、吉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等加工厂,同等水稻他们的收购价格均低于舒兰直属库的收购价格。

  粮库墙上的《2017年稻谷最低收购价格表》,详细规定了各等级稻谷的标准以及价格,以三等稻谷为例:标准价水分<14.5%,出糙率≥77%(小于79%),整精米率≥55%(小于58%),价格为1.5元/斤,相邻等级价格相差0.02元/斤,水分每增加0.5个百分点,每斤扣1%,即每斤扣0.015元。

  此外,粮库的墙上还贴着标语:“要公平定等,要依质论价,优质优价,不准坑害农民”

  在舒兰直属库,《等深线》记者以卖粮者的身份,向身穿中储粮制服的工作人员询问,农民自产粮食售卖问题,该工作人员在听说是农民自己家的粮食后,便低下头玩起手机,不再理会。

  经纪人卖粮

  在中储粮舒兰直属库,《等深线》记者发现中储粮舒兰直属库门外排队卖粮的多是粮食经纪人。

  中储粮方面向《等深线》回应称:近年来,粮食经纪人一直活跃在粮食收购第一线,种粮农民直接将粮食通过粮食经纪人转售已成为农民售粮的普遍做法,来粮库售粮的经纪人也越来越成为主要力量。粮食经纪人在方便农民售粮、活跃粮食流通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而且大部分粮食经纪人就是当地农民。以舒兰地区为例,经纪人向粮库送粮的比例预计可能占到90%左右。

  张建国认为,首先农民可以自己开车去卖粮,这个成本只有几十块钱,但是被迫难以落实;其次,粮食经纪人从农民手里收粮后再转售给国有粮库,为了自己的利益肯定会压价,他们的利润空间不会只是运费和装卸费。

  “现在粮库最高收购价水稻1.48元/斤(三等水稻去除杂质、水分等),我给你1.45元/斤,装车费每斤收1分钱,另外给你运过来每斤收2分钱运费。”上述经纪人向农民表示,而中储粮的工作人员也有在场。

  “你自己来卖还不如卖给我们,你又卖不上价,而且自己开农用车来卖,还不够麻烦呢,人家不愿意给检测,过秤、卸车都麻烦”。

  “开小车来,我们的检测仪器高,够不着你的车,如果你非要卖的话需要领导同意,”舒兰直属库一位工作人员称。

  农民将此情况反映给王金柱,王金柱表示,自动检测系统设置的确实有些高,会马上安排进行调整,针对散户农民售粮,直属库将专门安排人工扦样,正常进行验质收购。并称,“如果工作人员不收你的粮食,你来找我,我给你衔接。”

  舒兰直属库大门外的公告显示,关于收购最低(保护)价稻谷,售粮人必须持有本人舒兰市身份证,并保证身份证、售粮人拍摄照片与登记银行卡持有人一致等,其次售粮人必须持有当地村委会出具的粮食自产证明,自产证明与售粮人一致,同一售粮人一天内售粮不允许超过100吨。超过部分不予检验。

  “去村里开几张自产证明很简单啊,都是一个村的,很方便”,一位粮食经纪人很轻松地说。

  《等深线》记者发现,向舒兰直属库卖粮还有外地的粮食经纪人,当被问起如何解决舒兰市自产粮证明时,该粮食经纪人拿出已开好的舒兰市某村证明称“找有当地熟人的村,让人代开就行,很简单”。

一位村民向记者展示他的自产自销证明。一位村民向记者展示他的自产自销证明。 《等深线》记者 李超 摄影

  “我们库里收储的5000多吨稻谷多数是榆树的粮食经纪人送来的。”平安分库的工作人员称,“刚开始时送粮的很少,后来是粮库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联系让人来卖粮的。”

  对于外地粮食进入舒兰直属库的情况,在采访过程中,中储粮方面并未给与答复。

  据中储粮方面反馈的信息,舒兰市年产水稻45万吨,其中25万吨优质水稻,优质品种水稻市场价格一般高于国家公布的最低收购价水平。进入最低收购价库存的水稻预计在5万吨左右。

  收粮者的“苦衷”

  记者采访期间,当地中储粮吉林分公司有关负责人称,敞开收购是国家对最低收购价政策的核心要求。同时,目前国家对于粮食收储的储备条件等,有比较严格的要求。例如,水稻收储不能露天储存,这主要是由于露天储存水稻会带来发霉变质的问题。

  他表示,这使得收储数量要与符合条件的仓容匹配,从而导致在一定时间和周期内,可能会出现仓库收满无法继续收储粮食的情况。直属企业通过多种方式努力解决仓容问题,在调剂解决仓容问题之后,就会继续收购送交的粮食。因此,对于农民交粮,是在严格执行国家各项标准的情况下,敞开收购。

  而在此前曾有规定,在仓容不足的情况下,可以租用社会仓容作为存放场所。不过,上述负责人表示,现在国家政策对仓储要求的标准很严格,通常要由中储粮、地方粮食局和农发行系统单位,共同确定,以确保国家储备粮食的质量安全。

  中储粮吉林分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了方便农民售粮,避免出现第三方代为交粮产生付款等后续的法律风险,目前,中储粮方面采用了一卡通的方式,即无论卖粮主体为经纪人还是农民本人,都要向粮库方面提供身份证和与身份证一致的银行卡,卖粮款项通过银行卡交付至交粮者,在这样的方式下,每一笔资金交易都有记录,从而避免了出现法律纠纷的风险。

  至于粮食经纪人从农民手中收购粮食的价格问题,他表示,最低收购价为到库价格,经纪人向农民收购粮食的价格,肯定要低于中储粮粮库的到库价格。因为,这其中涉及到装车、运输等费用的问题。根据他了解的情况,农民会综合测算自己到中储粮交粮和通过卖予经纪人交粮方式在经济上的“合算性”。也正是因为都会算这笔账,因此,在舒兰基层,经纪人代为交粮的情况,比较普遍。

  他还表示,对于记者采访中发现的问题,如果存在不规范的行为,会立即予以纠正和整改。

     电话:010-88890008

  • 责编:dahai